2021.10.11
源于《魔笛》的创作灵感,南昌保利天珺城市展厅
浏览量:450
分享到

△城市舞台主立面实景©CreatAR Images

△城市舞台手绘概念

△ 城市舞台概念图

△城市舞台主立面实景©CreatAR Images

△ 冰山留白 浮融水面©CreatAR Images

△城市展厅西侧园林界面实景©CreatAR Images

△城市展厅西侧园林界面实景©CreatAR Images

△城市展厅西侧园林界面实景©CreatAR Images

壹·“沉浸式”舞台与“戏剧式”路径

△室内叙事性路径:沙盘大厅与镜面反射水滴©CreatAR Images

△室内叙事性路径:沉浸式舞台©CreatAR Images

在不大的城市文艺新区的启动空间里

我们把未来将要延申到城市远景的路径折叠盘绕

由外而内,迂回相至

且希望它处处惊喜

一个因文化和戏剧而生的未来城市汇聚点

当以戏剧为“睛”

在室内动线的最巧位置

一座沉浸式的双面舞台空间恰如其分的出现

许或在巨幕舞台下的街角路过

听得隐隐音符

又或穿过曲桥鸟影一步跨入玉境

仰望一颗巨大的镜面水滴

看见倒影的未来城市与自己

盘旋而上,豁然开朗

己身已在才见的巨幕里

一座舞台,一面辽阔

一面内敛

再渡

已浮于镜面“水滴”之上

俯瞰方才路过的“未来之城”模型

哪个才是倒影

顺着光,曲桥而下

看与被看

原来是一出人与空间和时间的戏剧

是看客

亦是剧中人

△ 城市舞台空间与技术逻辑

△城市展厅空间剖断面

贰·对仗与留白

△建筑立面:城市帷幕 留白©CreatAR Images

△建筑立面:窗口与留白©CreatAR Images

△建筑立面:数控灯光银幕©CreatAR Images

景台垂清漪

湖面隐明镜

在南侧

城市展厅把舞台窗口呈现给室外的露天剧场和观众席

水面把舞台反向映射

“生活戏剧”透过舞台窗口在水面反射里二次呈现

这里也将成为城市地块南侧未来最繁华的城市节点

竖门横窗景

留白载鸟影

在西侧

瓦楞般的白色“帷幕”里伸出一弯悠婉曲桥

直入园里

这里不远处将是未来城市人居片区的点点万家灯火

“帷幕”升两角

霓光迷夜色

在东侧

最简约的纯白对话最喧闹的五彩

夜色的数控动态灯光扰动新城的夜色

有如垂瀑水影

舞台巨幕对露天广席

窗桥阑珊对灯火万家

羽白帷幕对繁华虹霓

三面三景

三面三境

叁·城市远景与城市窗景

△城市展厅与未来之城的时间空间结构

△城市展厅内容策划

城市的新片区在处女地如同画卷延展

自然的、文化的、历史的、生活的、时尚的

皆冉冉其中

业主江西保利集团

在城市的空间结构上注入文化艺术与自然生态的主旨

一座大剧院将在时间轴线和空间维度的另一端点呈现

于是我们把一座装载了“城市舞台”

和多元触媒的城市文化艺术迷你综合体

置放在时空的生长端点

这颗城市生长的起点就像一颗时间的种子

浓缩和孕育了未来城市的所有内容与远景

城市未来生活内容的片段顺着时间隧道

逆熵流入为之起点的“内容发生器”

城市展厅+城市舞台

混杂着混沌且发着微光

“窗口”是人类的建筑历史诞生以来

建筑学语汇中通往

光、自然和未知幻想描述的辞藻

一处精心而刻意的建筑转角悬挑的升起

在给城市街角释放更多视线相遇的可能

同时释放了一层室内展廊更大的仰角空间

让天空变得轻易可见

更重要的是

在起翘的另一面

一座室内沉浸式舞台的坐席同时出现

于是

我们在城市的时间和触媒之器上

开启一扇最大屏占比的舞台之窗

当建筑的表皮变成了一种戏剧性且可穿透的介质

它就变成一种可以对话的表情

△城市展厅与不同时间阶段的城市空间呼应

展厅的外在姿态凝固不变

矗立于城市的不同时间和不同空间状态

以轻微的切角升起

迎合着城市当下与未来的两个时态

称之为建筑的“情商”

肆·技术与技艺

△城市舞台节点设计

△城市展厅水平剖切断面与技术细节

△城市展厅平面图纸

城市舞台的最大屏占比

建筑的混凝土结构形成初步的悬挑骨架

利用幕墙之下的钢结构继续悬挑

并形成了极小而轻薄的“舞台”边框

在室内、幕墙与建筑设计总控一体化协同的模式下

打造出内外连续的最大屏占比舞台台口

高反不锈钢包裹的垂直竖向构件

代替原本设计的玻璃肋规避了大幕倾斜带来的构造隐患

并以反光的材质把视觉通透感完善过渡

城市帷幕的日间光影与数控灯光

阴刻形制的立面凹槽

在日间的阳光下展现不同时间的不同微妙光影

暗埋数控LED灯点的水波纹状穿孔板立面

整体呈现出夜间的立面涟漪

水滴与浮桥

室内设计团队为城市沙盘制造了

悬挂在高空的高反不锈钢镜面水滴幻象

让路径的戏剧性真正得以实现

景观团队用“立石”隐藏竖柱

使得建筑中脱颖而出的曲桥好似浮于自然之上

一切细节都指向设计核心和初衷

才是有意义的细节

△城市舞台内景©CreatAR Images

△城市屋檐与城市舞台©CreatAR Images

△浮桥与留白的“冰山”©CreatAR Images

伍·设计师后记

建筑师在项目中不把建筑本体作为简单设计对象

而是在空间的横向维度上

从场所运营和活动策划的维度综合性切入

在时间的纵向维度上

将其与城市的未来生长和远期内容关联作为脉络

与业主江西保利在项目的概念设计初期

即达成共识并架构了城市展厅

在整个文化艺术城的全息生命周期中的多维度要素

建筑并非只作为结果的载体出现

而是成为一切城市活动

和不同时间使用诉求的密切联动触媒

因而才有了从未来大剧院的功能内容中

抽离出并前置城市剧场的概念的设计

在建筑舞台窗口和室内完成界面的交接和延续上

利用幕墙构造、土建结构的协调协作

去实现设计完成面的连续完整

并强化重点空间的极致尺寸

△创意概念过程手稿 CONCEPT SKETCH

△创意概念过程手稿 CONCEPT SKETCH

△创意概念过程手稿 CONCEPT SKETCH

△城市留白手绘概念 SKETCH OF VOID FORM

一面大窗成为城市的“留白”

不只把光和风景引入建筑

戏剧性来自它制造的观与被望的意外惊喜

一座双面舞台,一面内敛,一面辽阔

“沉浸式”游走的场所所在

城市展厅最好的展品

何不是外放真实的城市和内敛未知的生活本身

“留白”不白

亦不白留